全球并购浪潮,2019年会消退还是重来?——2019年全球并购交易前景展望

CIMA 2019-01-11 1713

过去一年,巨额交易的强劲势头有所趋缓,市场态势趋于谨慎。财务专业人士对2019年的并购交易会有哪些期待呢?

在过去一年里,当人们谈起并购时情绪复杂。去年上半年,并购市场成交量达到创纪录水平,但在关税、监管改革和英国退欧等一系列不确定因素之后,市场出现了谨慎情绪。用不了多久,投行、律所、咨询公司和数据提供商就会炮制出一份份年终报告,解读全年的全球并购市场。不过已有大量证据表明,2018年的并购交易额有望超过2017年——已有一项调查显示,强劲的并购需求可能持续到2019年。

2018年:创纪录的并购活动日趋谨慎

报告称,去年上半年,并购市场达到11年来的高点,这是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最高水平。这一趋势是由价值50亿美元或以上的大型交易推动而来。值得注意的交易包括武田制药宣布以620亿美元收购夏尔,康卡斯特以400亿美元收购英国天空广播公司,以及IBM最近宣布以340亿美元收购开源软件提供商红帽。

然而,与2017年第三季度相比,2018年第三季度的全球交易量下降了5%,主要原因是亚太区与欧洲、中东和非洲(EMEA)的并购交易量减少。这是一个明显的迹象,表明买家的胃口正在减弱,对前景更加谨慎。但Dealogic的数据显示,尽管第三季度增速放缓,2018年前9个月的并购交易总额仍较上年大幅增长32%,这意味着2018年全年并购交易总额极有可能较2017年仍有增加。截至2018年12月20日,2018年的交易总额为3.4万亿美元,上年同期为2.9万亿美元。

但是不确定性仍然存在。首当其冲的是正在进行的美中贸易争端和英国退欧。摩根大通于近日表示,由于旷日持久的贸易战和更大的监管障碍,过去5年并购热潮背后的大型跨境交易变得更加困难。2018年12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G20峰会上会晤后,双方同意不提高关税,但目前的关税仍然维持不变。退欧的阴云笼罩着英国,英国政界人士正试图通过谈判达成一项有利协议。

这对2019年意味着什么?安永的一项调查显示,并购活动2019年将放缓,但企业收购仍在议事日程上。

预计2019年并购活动将放缓但仍活跃

在半年发布一次的《全球资本信心晴雨表》中,90%的高管预计未来12个月的并购环境将会改善或保持稳定,96%的高管表示他们的并购渠道将会增加或保持不变。但从深层来看,乐观的前景掩盖了谨慎的基调。在接受调查的45个国家的2,600名高管中,只有46%的高管计划在今年积极寻求收购,这是四年来的最低水平。

该报告的合著者、安永交易咨询服务全球副主席Steve Krouskos认为,尽管如此,企业并没有放弃交易,而只是在喘口气。他给出了两个原因:因为监管、关税和英国退欧,企业希望在继续并购之前评估市场风险;企业需要一段时间来整合以往的交易,实现价值最大化。

科技掀起了一股冲击所有行业的颠覆浪潮,Krouskos表示,企业并购和资产剥离仍是保持领先的合理策略。

“变化的速度是无情的,并购已被证明是一种迅速行动、获得竞争优势或抵御未来颠覆者的有效手段,”Krouskos在报告中写道,“这仍然适用。”

安永亚太交易咨询服务执行合伙人哈莎•巴斯纳亚克(Harsha Basnayake)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即使在第三季度交易数量下降的亚太区,重大并购活动也将持续到2019年。对于亚洲新兴市场而言,并购是应对该地区增长放缓的解决方案。

有机增长不足

“新兴市场正日益适应低增长轨道。我们的市场过去两位数增长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巴斯纳亚克表示,“因此,这就是我们一直所处的市场环境……首席执行官们寻求增长,仅靠有机增长是不够实现高增长的。”

世界银行预测,2019年和2020年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市场的GDP增幅将为4.7%。如果预测正确,通过并购实现无机增长将是新兴市场的一致主题。

安永的报告提供了更多有关高管在这些交易中寻找的视角。报告显示,追求并购的三大原因分别是:进入新市场(26%)、应对不断变化的客户行为(21%)和获得人才(19%)。其他动机包括保护供应链和获取技术、生产能力或创新初创企业。

技术颠覆是影响企业竞争优势的另一个主要主题。巴斯纳亚克表示:“通常数字技术颠覆也迫使许多公司重新考虑他们的定位、能力和新的市场渠道,因此人们会考虑在某些情况下进行无机收购,以获得他们过去没有的必要能力和渠道。”

在安永的调查中,31%的高管认为“颠覆性力量”是其核心业务增长近期面临的最大风险,其中很多颠覆性力量与新技术有关。巴斯纳亚克表示,对这些公司来说,在数字变革中保持领先既是一种防御措施,也是一种机会。

创纪录的“待投资现金”水平

并购的另一个驱动力是市场的健康流动性。利率处于历史低位和融资成本低廉的双重因素,正在推动全球范围内的并购交易。在这种环境下,私募股权市场在并购交易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根据Mergermarket的一份报告,在并购交易中,今年的待投资现金(在私募市场筹集的尚未投资的资金)规模首次超过1.1万亿美元。

这意味着两件事:私募股权公司渴望好交易,以及资产的竞争加剧。事实上,在安永的调查中,68%的高管预计未来一年资产的竞争将会加剧,46%的高管认为竞争将来自私募股权和主权财富基金等其他基金,或者软银的Vision Fund等混合型基金。

在香港,迪肯律师事务所公共和私人并购顾问亚历山大·奎(Alexander Que)看到了类似的双向趋势——一些买家暂缓购买,一些买家继续进行渠道交易,尤其是在科技行业。他表示,由于宏观环境的不确定性,买家暂缓了购买行为。他们想的是:“如果再等一段时间,他们是否能以更便宜的价格买到。”过去五年并购市场的繁荣,已将价格推升至历史高位。担心等待时间过长就会损失大笔现金的卖家可能会同意降低估值,这对买家有利。

“我认为总体上可能会有一些放缓,”奎表示,“但……在一些行业,在科技和新经济领域,从我们看到的客户计划来看,这些市场似乎仍非常、非常活跃。”

奎表示,中国国有企业是另一个买家群体,2019年他们将继续开展并购活动,开拓市场。他表示:“拥有强大融资能力、充足资金或强劲的海外资产负债表的国有企业,似乎仍在计划大量并购活动。”

权衡市场和政治噪音

巴斯纳亚克表示,新兴市场经济增长放缓、科技创新、消费者行为改变以及创纪录的待投资现金水平,将推动企业进入并购市场,而这些基本面因素是任何人都不能仅仅因为市场或政治噪音而置之不理的。他表示:“政治噪音必须在相应背景下加以权衡,而不是想象世界末日已经来临。”他指的是媒体对监管壁垒和关税的报道,以及政界人士的言论。

他表示:“我们确实认为,交易量将出现一定程度的波动,但总体上从中期来看,交易活动应占主导地位。”

展望2019年,在进行交易之前,高管们可以评估以下几点:

  • 了解您目前的业务所在。巴斯纳亚克表示,企业应该知道他们目前的市场地位和可能影响他们业务的其他领域。他表示:“如果我是一家企业的首席执行官,我首先需要问自己的一个问题是:影响企业经营的主题有哪些?企业是否因为外部的政治噪音而受到影响?”如果第二个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那么或许没有必要通过并购来转移关注点。然而,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企业就需要分析价值链,确认影响因素,并找出解决方案。解决方案可能是在不同地区的市场获得生产力或改变供应链。
  • 确认您是否有能力进行并购。企业需要评估自己的财务状况,决定可以承担多少债务,以确定自己是否有能力实现无机增长。他表示:“低利率并不意味着您应该以不健康的财务水平借钱。这样做总有一天会陷入麻烦。”巴斯纳亚克说,并购会给公司带来过度的压力,可能会扰乱当前的业务。他表示,另一个领域是管理能力——是否有领导力来领导并购,并整合合作企业或被收购企业。
  • 谁是性价比之王?这些年来,企业的估值一路飙升。根据波士顿咨询公司的估计,目前的收购目标比1999年互联网繁荣时期以及2008年雷曼兄弟破产之前的价格都要高。巴斯纳亚克表示,要判断您愿意为一家公司支付的金额,就必须了解潜在的收益,无论是市场准入,还是人才和技术的获取,这样才能长期更“聪明”地运营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