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鼎专访:中国的大型企业正在快速实现数字化进程

Oliver Rowe 2024-03-14 403

编者按: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中国2024的经济增长预期仍将远超全球经济的平均增速3.1%。

然而,随着全球经济和政治环境的挑战,以及商业条件的日益严峻,中国企业也面临着如何提高绩效和管理成本的挑战得问题。

作为国际注册专业会计师公会 AICPA & CIMA 全球管理会计板块的首席执行官,夏鼎(Andrew Harding, FCMA, CGMA)先生于今年2月,在中国农历新年后接受了FM杂志的专访。他在专访中分享了对中国商业格局、新技术影响以及管理会计在该市场发展的见解。文章还探讨了中国经济、商业和管理会计的趋势。以下是专访的主要内容。

FM:您经常访问中国,疫情开放后,去年您也多次前往中国。那么基于这些公务访问和观察,您注意到了哪些关于中国商业格局方面的发展和变化呢?

夏鼎:距离我第一次访问中国已经快30年了。这段时间里,中国社会和经济的变化可以说是巨大且深刻的。在商业方面,毋庸置疑,中国已经从一个发展中国家发展成为一个发达经济体。它的发展速度比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都要快。

回顾其创新和变革的历程也非常有意思,因为这个转变是迅速的。这意味着中国的发展几乎是跨越式的——某些类型的老旧商业基础设施从未存在过,因此它们不需要被替换。这是中国一个很大的优势。

有趣的是,现在的中国企业正在应对与其他发达经济体的企业相同的问题。工资套利的时代已经结束,由于国际竞争的加剧,企业面临的挑战也更多。我们从金融和会计的角度出发,看到的是,企业确实需要拥有那些掌握至关重要的管理会计技能的财务人才,用他们的专业技能带动企业获得成功和竞争力的提升。

FM:在管理会计的运用和推进方面,您认为中国与全球相比,有什么独特的趋势和情况呢?

夏鼎:这其实是一个“追赶“的时期和阶段,但也有所不同。

首先,中国的企业,尤其是大型国有企业,他们经常有超越西方成功所期望的纯利润动机以外的目标。比如,他们通常包含“社会治理“和其他的目标,这就使它们在和世界上很多经济体的企业相比,处于一个非常与众不同的位置,甚至我们可以认为,他们除利润动机目标外的目标,与当今对ESG(环境、社会和治理)的关注是相一致的。

我经常说管理会计师一直在衡量的不仅仅是金钱。当我们进入这个多资本世界时,我们发现,事实上中国企业非常适合接受管理会计师为其带来的理论和服务,因为“不仅以利润为目的“通常已经成为中国的企业商业文化的一部分。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相比起世界来说,处于一个独特的地位。

FM:不仅仅是国有企业吗?

夏鼎:是的,不仅是国有企业。我曾经任职国一家中国公司的董事长两年的时间。这家公司已经拥有了非常强大的环保资质,然而我们在董事会上讨论的远不止于此。一个很大的不同点就是,我们现在ESG里面所说的“S”,即社会(责任),这个词汇和议题出现在董事会议程上的频率很高。这可以追溯到2014年,那时,我们在董事会议程上就会讨论很多关于企业内的雇员、企业的福利以及与社区的互动等内容。

FM:这很有意思,对吧?几乎在ESG成为一个专业术语之前。

夏鼎:对。那个时候,我们就在谈论整合报告、可持续发展报告。

不过我还有另一个观察。由于中国发展变化的速度太快了,所以中国的企业特别能够更快地采用新技术。

比如在应用程序与社交媒体平台的整合方式上,支付平台如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运用方式是世界领先的。支付方式的改变,同时改变了人们做生意的方式,改变了人们的交易方式。中国的城市基本上已经全面实现了无现金化,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实现的。

通过将这些支付平台与社交平台和其他应用程序链接在一起,中国创造了一种独特而非常高效的商业方式。这是一个其他国家可以借鉴并可以效仿的例子。

FM:数字化转型是企业的基础。根据您的经验,中国企业是如何应对这一挑战的?

夏鼎:中国的大型企业正在飞速的实现数字化。中国拥有自己的大型科技公司,如阿里巴巴和腾讯。比如去年11月,腾讯与Meta就达成了一项关于Meta VR协议。另外比如阿里巴巴也将成为第一家利用Meta的开源人工智能(AI)模型LLaMA来支持程序零成本开发的中国公司。这些公司与AWS和微软在世界其他地区的做法一样,促进了数字化的进程。

在这里我想跟大家分享,令我大受震撼的第一个应用人工智能的实际案例就是在中国。我在一个在中国举行的国际论坛上,亲身感受了由AI主导的对与会发言者发言内容的同步翻译。这些翻译由AI完成后,直接在演讲者身后的屏幕上直播,也就是说不需要与会者戴着耳机听以前由同声传译完成的翻译。在这个国际性会议上,没有出现我们此前很熟悉的同声传译员。

人工智能在中国的发展还有一个例子是一些公司研发的一种商业智能工具,它可以使用自然语言命令,最后生成可供财务使用的数据分析图表

—— 而不需要手动输入或者使用公式。像这类型的人工智能模型旨在为企业创造价值,也可以把财务工作从基础工作中解脱出来,未来更需要的是能和AI进行有效沟通下达准确命令的掌握这些新技能的专业人士。

所有这些我看到的例子,都是我对人工智能在中国应用的真实感受,他们让我了解到,在中国,这些实实在在的应用正在发生,数字化的进程非常快。

FM:最后,可以谈谈公会在支持中国市场,促进增长和创新方面有哪些作用吗?公会在那里的主要角色是什么?

夏鼎:我们的关键作用可以追溯到十年前,当时我们开始与财政部和上海财经大学国家会计学院合作,真正将管理会计的最佳实践引入国有企业。那时,财政部意识到中国企业需要具备自身竞争力。他们在一些报告中肯定了管理会计在中国运用的积极作用和迫切性。

我们在中国拥有一批杰出的资深会员,他们通过公会的相关资质认证项目得以培养其杰出的专业技能,现在也正在他们所服务的组织和企业中担任重要职务,并提供世界级水准的财务领导力,以增强企业的竞争力。

与所有事物一样,世界在不断变化,我们在中国的项目也在不断发展。十年前我们在提供培训项目时所有的培训和考试都只有英语。现在,我们打破了语言的屏障,因地制宜,在2022年推动进行了第一个中英文双语的项目,即管理会计的初级项目,但它专注于“数字化“,我们称之为”数字化管理会计(DMA)项目 ,这个项目是与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基金会(CITEF)合作推出的。

DMA项目采用了CGMA专业资质的其中一些要素,但它们以独特的方式组合在一起。它们用双语展示,学员考试时可以选择中英文里的一种语言,这为中国的年轻人提供了更快接触到全球领先的管理会计知识的平台,也提供给了他们一个更高的起点。

另外,这个项目涵盖的内容也满足了企业对财务人员数字化技能的需求。对于那些希望继续深造的专业人士,他们也可以通过DMA进一步延展,最终取得CGMA资质认证。

再者,我们刚刚又完成了一项针对中国的专业项目,即用中文提供财务领导力项目(FLP)给中国的财务专业人士,这就意味着我们在中国几乎拥有了和全球一致的全系列产品。

在过去的30年中,随着中国经济的惊人增长,即使没有英语技能,也有机会获得成功和顺遂的职业生涯。然而今天,世界上一些最大的共享服务中心就在中国,它们专门为中国市场的中国企业提供服务。

关于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新闻很多,但这并不妨碍中国的增长仍然高于发达世界其他地区。

中国经济的规模意味着它带来的增长几乎等于整个亚洲其他地区的增长总和。我经常对人们说,在做任何一个商业判断的时候,尤其是商业前景的预测,你需要看两个数据点。看百分比没问题,但你更需要看实际数字。中国的增长百分比相较以前的确下降了,但实际的数字是巨大的,因为它是基于过去三十年高速发展的积累。

原文链接:https://www.fm-magazine.com/news/2024/feb/the-large-chinese-businesses-are-digitising-fas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