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中国经济展望

Andrew Kenney 2023-03-10 1026

2023年中国仍然面临不确定性;进入后疫情时代,专家和商界领袖预计信贷市场的抑制效应将持续


很遗憾,经过疫情“洗牌“后的世界,全球经济摇摆不定,中国金融体系也发生了重大变化。在此背景下,中国经济可能面临多年来最严峻的挑战。

首先,中国的企业正在应对COVID-19的持续影响,以及政府对信贷市场的改革。消费者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信心发生了动摇,另外,企业扩张所需的流动资金也受到了限制。

针对这一现象,商界领袖们表示,他们正在为一段未知的较慢增长期做准备——这与中国经济多年来的繁荣形成了鲜明对比。

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合伙人兼中国市场研究主管罗根•赖特(Logan Wright)表示,中国面临“收入下降、就业前景暗淡、消费能力下滑和房地产价值下跌”的问题。

赖特在中国工作了几十年,最近才回到美国。他说,预测中国明年的经济增长率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正处于一场相当剧烈的调整之中,不仅是在房地产行业和出口行业,还受到信贷增长放缓的影响。”但有一些重要的因素肯定会产生影响。

信贷变化

信贷市场的变化正变得越来越明显——尤其是在房地产市场。

赖特称,中国在2010年代的经济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贷款的快速增长推动的,尤其是通过“影子”信贷的形式。影子银行是游离在正规银行体系及其监管之外的信贷管理。银行可能不通过传统的渠道提供贷款,而是通过第三方进行交易,以避免监管和成本,同时为企业不断增长的业务提供资金。根据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说法,或者,寻求资本的企业有时也可能会转向非银行金融机构。

赖特表示,这些监管不那么严格的贷款“基本上让金融体系成为经济体系和政治体系的减震器”。“在很多方面,金融体系的快速增长恰恰是为了抵消国内经济的一些疲弱,并防止这种疲弱在中国发展的早期阶段显现出来。”

但赖特说,拥抱这些融资形式导致波动性和不稳定性增加,迫使中国政府在2016年采取更严格的货币和监管控制。

多年后,加强监管的影响仍在显现。赖特解释说:“由于影子银行体系的规模比中国政府预期的要大得多,打击行动和信贷放缓对经济产生了重大影响。”

可获得信贷的减少对经济的影响越来越大。首先,规模较小的银行出现了债务违约,这导致其他银行更加抗拒风险。违约的情况在2020年蔓延到公司债券,随后在2021年又扩散到房地产开发商之中。

由于开发商遇到了资金问题,他们在住宅项目上的工作难免陷入停滞,因此让买家陷入困境,并且也影响了潜在的买家。与去年同期相比,2022年上半年土地销售下降了近50%,住宅建设也有所放缓。与其他国家一样,随着对材料和服务的需求下降,这可能会影响到经济的其他领域。

赖特说:“在2023年,我认为未被充分认识的一点是,房地产市场肯定会继续下跌,这将对增长造成实质的拖累。”“在缺乏投资驱动型需求的情况下,我们真的不知道需求会是什么样子。从根本上说,自住业主的需求会减少。”

一位研究人员在世界经济论坛网站上写道,中国劳动年龄人口的下降进一步加剧了这种情况,导致人们预计中国人口已经在更广泛的层面开始萎缩。

2022年9月,中国报告的年经济增长率为3.9%,这一数字低于政府的目标,也远低于疫情前的平均水平。赖特说,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中国政府将如何应对这些不断变化的经济状况。

下面来看一下具体企业的情况:

资金短缺正在影响创业公司

亚盛医药(Ascentage Pharma)是一家开发新型癌症疗法的生物制药公司。FCMA,CGMA,亚盛医药首席财务官陈轶青在接受FM采访时表示,在2010年代末,这是一个蓬勃发展的行业,COVID-19和人们对生物医学创新的再度关注进一步激发了人们对这个行业的兴趣。

但随后,企业面临“资本市场最严重的意外低迷” ,他说。普华永道(PwC))表示,在中国面临来自资本市场的独特挑战的同时,资金面的类似紧缩也减缓了美国的商业活动。

在中国,资本市场的低迷导致了企业做决定变得艰难。那些在研发上投入了“大量”资金的公司不得不重新分配有限的预算资源。陈一清所在的公司试图通过建立一个新的销售和市场团队,并与医药分销集团结盟来适应这种变化。

不过,尽管人们对生物医学领域表现出兴趣,他仍对该行业感到担忧:“资本市场的低迷可能会加剧,”他说,这可能会导致小型生物技术公司将自己挂牌出售,从而为长期投资者和大型制药公司对行业进行整合提供机会。

供应链仍未愈合

FCMA,CGMA, 科凯精细化工(上海)有限公司 董事总经理景华(Cindy Jing)告诉FM杂志,一些制造商,尤其是汽车行业的制造商,已经从供应链的冲击中恢复过来但其他行业仍在物流方面苦苦挣扎。她说,化工行业“在国际物流和国内运输方面都遇到了产能短缺的问题”。与其他国家的情况一样,俄乌战争等事件延长了供应链问题。

这些中断导致了“对国际物流和能源的巨大负面影响,也导致了化工原材料价格的持续上涨,特别是全球石油、天然气、煤炭的价格。我个人认为,化工行业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到疫情前的状态,”她说。

FCMA, CGMA, 贝宝中国首席财务官金杰(John Jin) 表示,一个重大的影响供应链的因素正在得到缓解: 经历了疫情期间的大幅飙升后,海运成本正在下降。他说,这将有助于出口并刺激国际贸易。但他同时认为,整个供应链可能还需要6到12个月才能恢复正常。

与此同时,高通胀和全球地缘政治将继续困扰经济,金杰补充道:“在这些关键挑战得到解决之前,我个人对消费和贸易能否很快恢复到正常状态并不乐观。”

新冠疫情相关限制

2022年,中国“动态清零“政策影响下,区域之间的流动大幅减少,停工停产的频率和规模大幅增加,不仅迟滞了旅游、会议及其他商业活动的开展,也可能导致经济恢复放缓。

“近年来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和2022年上海的封锁对我们的业务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并推迟了我们在中国投资项目的进展,但我们的目标没有改变,” 景华说。

12月初,广东省广州市开始放松对新冠疫情防御政策的控制,然后是中国其他城市。但在2023年初,各个城市又遇到了感染人数激增的情况,随后是中国新年假期。 从2022年12月至2023年1月,这期间中国社会正处于一种调整,或者说休养生息的状态。

不得不承认,企业领导们已经学会了与限制政策和病毒本身共存。FCMA, CGMA, 武汉新世界酒店的财务总监严桢( Janet Yan)表示疫情导致她的业务出现“剧烈波动”。其影响表现在该公司开始减少员工,交叉培训现有员工,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将工作外包。另外,该公司还建立了一个财务共享服务中心,利用技术让人们远程工作,并使用软件实现流程自动化。

机遇与挑战并存

尽管困难重重,但严仍看到了机遇。严桢对FM杂志表示: “我们可以看到(增加的)支出……尤其是对于高收入群体来说,” 此外,市场反弹得非常快。”

在化工行业,景华也有理由保持乐观。她认为,政府对可持续发展的关注将带来新的商业机会,而科凯已经在为增长做计划。“我们将仍然坚持未来几年在中国的扩张计划,”她说。“例如,我们决定在金山投资一个新的运营基地,以扩大我们的生产力,满足中国市场的需求,并向辐射周边国家和地区。”

原文链接:https://www.fm-magazine.com/news/2023/jan/analysis-china-2023-economic-outlook.html